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新闻出版改革项目库 入库项目
创e平台  |  创e社区  |  在线教育  |  2016创e大奖赛  |  无人机挑战赛  |  2015创e大赛

昨天围观AlphaGo直播的网民,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2016-03-10 20:56:39文章来源:雷锋网

      【核心观点】这次全民关注人工智能的话题,事实上并没有提高具体某一项技术的计算力。四百年过去,没有人会认为重大的科技突破是在16世纪的宫廷舞台上完成的。同样,三四百年后,也不会有人认为人工智能的重大突破是在这个全民直播的媒体上完成的。昨天围观AlphaGo直播的网民,和300年前在剧院里看牛顿做实验的贵妇人,也没什么差别
      昨天,数千万人通过各类“直播”目睹了谷歌的人工智能程序战胜人类围棋高手。但各家媒体提供的从体育电视直播经验继承下来的网络直播,和许多从手机开始接触互联网的90后们所认知的“移动视频直播”,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后者抱着“此直播”的心情看到了传统套路的“彼直播”,一条巨大的文化鸿沟就此展开:

-“这尼玛叫直播?”

-“这尼玛不叫直播叫什么?”

——来自昨日某直播平台弹幕对话。

昨天围观AlphaGo直播的网民,和300年前在剧院里看牛顿做实验的贵妇人,也没什么差别

      和移动视频的娱乐属性压倒一切一样,AlphaGo战胜韩国围棋职业九段围棋手李世石这件事,娱乐性压倒了一切。

      秉承专业主义精神的《计算力日报》认为,这次全民关注人工智能的话题,事实上并没有提高具体某一项技术的计算力。

     “是的,这是一次很棒的市场营销,大家开始关注和了解人工智能。但对于人工智能本身来说,一场PR秀并不给产品或者产业带来实际的变化。”

       围观人工智能挑战人类围棋高手,成为了一种流行。不追逐其后很容易在社交场被视为落伍。

      科技从鲜肉男色中夺回大众眼球,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庆贺的意义,不会超过300多年前,贵妇们以去剧院观看物理实验表演为潮流。

      那时候,牛顿会在大剧院的舞台上,为大家表演用三棱镜把从小孔中穿过的阳光分为七色;拉瓦锡会表演金属燃烧和称重……还有许许多多在教科书上出现过的科学家干过类似的事情。

      而台下着盛装出席的达官贵妇,会为这些他们所不理解的科学现象,报以热烈的掌声。

昨天围观AlphaGo直播的网民,和300年前在剧院里看牛顿做实验的贵妇人,也没什么差别

      是的,这就是一项娱乐,一种时髦。三四百年过去,没有人会认为重大的科技突破是在16世纪的宫廷舞台上完成的。

     同样,三四百年后,也不会有人认为人工智能的重大突破是在这个全民直播的媒体上完成的。

      AlphaGo团队与韩国方面非常精准地策划了这样一场PR show。这场秀获得的关注,意义远比谁胜谁负的结果重要。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如开头所说,围棋的观赏性局限于对围棋有深入学习的人群。大部分人是看不懂围棋的。不过没关系,正因为不懂,所以大部分人都会认为围棋胜负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

      为了弥补这个美中不足,AlphaGo团队已经于今日宣布准备挑战电子竞技,从祖师爷级别的项目《星际争霸》开始——是的,这是韩国电子竞技领域的传统强项。这不免让人再次认为,AlphaGo团队与韩国当局在这种市场营销上的一致行动是有计划的。

      从科学研发的角度,AlphaGo可以把所有可计算并可直播展示的智力竞技项目,都碾压一遍,这并没有绝对不可突破的门槛。

     与300多年前科学家们登上舞台表演实验以获得更多捐助相比,高度发达的信息媒体使得科技秀场本身,就是一个很棒的商业计划。

     用时髦的话来说,AlphaGo完全可以成为一个“IP”(知识产权),Google未必会有意为之,但既成事实的话Google也会欣然接受。

昨天围观AlphaGo直播的网民,和300年前在剧院里看牛顿做实验的贵妇人,也没什么差别

      在营销传播上,Google和苹果一样精于算计。我们所看到的大部分来自这些高科技公司的信息,都是被策划和运营过的。

      同样的,在昨天对弈之后冒出来无数为了赶时髦而出现的“人工智能进攻人类”的言论,和300年前贵妇人们在看完科学实验表演后的下午茶讨论“四大元素被颠覆”,意义上的区别并不多。

      AlphaGo既没有机会成为《终结者》里的天网,也没有机会成为《黑客帝国》里的Matrix。原因无它,计算力不够——人类能制造出的机器的计算力,不够。

     一种很常见的误解是,只有少数精英人类能完成的智力工作,如果机器能完成,意味着机器超越了人类。

      事实上,正如《计算机日报》第一期第一篇文章所介绍的,大部分人类能轻易完成的事情,恰恰是机器最难克服的挑战。

      机器可以做好许多有既定规范、利用知识、资料和逻辑完成,且不需要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比如法律、财务、金融等等,甚至是编程。但难以胜任任何一个与人打交道的岗位,哪怕是餐厅服务员。

     最新的脑科学研究成果提出了一种假说,生物脑细胞的运作原理可能近似量子计算机原理。如果假说成立,那么这个人类还造不出来的超级计算机器,每个脊椎动物身上都有上亿台。

      在纯计算力的比拼上,任何一种脊椎动物都可以把AlphaGo虐成渣渣——然而这并不给人类带来自豪感。很奇怪。

      一个简单的例子,为AlphaGo摆棋子的黄士杰,他的大脑要指挥他看到AlphaGo在屏幕上给出的走位,指挥手指臂拿捏棋子并利用手臂移动摆放在棋盘上正确的位置。

     这个过程,人类大脑所进行的运算,是AlphaGo计算棋局的几十万倍不止。

      所以,人工智能在这个世纪里,还达不到威胁人类的程度。至少,如果我们还在使用硅半导体作为计算力载体,这事就没可能。

      AlphaGo在围棋上组织人机大战并不是没有意义,只是在真正的计算力层面,没有那么大的意义罢了。

      无论是否从营销和娱乐角度去考虑,这都是一件令计算力工作者兴奋的事情。要知道,300多年前的欧洲,那个科学家可以成为剧院台柱子的年代,可是科学技术重大突破的黄金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