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新闻出版改革项目库 入库项目
创e平台  |  创e社区  |  在线教育  |  2016创e大奖赛  |  无人机挑战赛  |  2015创e大赛

设计业的水涨船高:专访荷兰华人青年设计师王达

2015-06-25 15:35:03文章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28725380.html

\
九年前,上海交大建筑系大四女生王达(Dada Wang)来到荷兰鹿特丹做毕业实习,期满后留荷工作,半工半读拿到代尔伏特理工大学的硕士学位,继而投身创业,成立个人建筑事务所DAMOTION,勇闯精英荟萃的荷兰创意行业。如今的王达已经小有名气,不仅名列荷兰百位建筑行业女性名册,还是鹿特丹设计联盟的董事会成员。荷兰在线日前专访了这位华人青年设计师。

“最近做了一个Bean Sofa(绿豆沙发),获奖啦!”在她位于鹿特丹设计联盟的工作室,王达略带腼腆地和荷兰在线记者坐定交谈。手中的效果图是她刚刚获得格罗宁根可持续发展平台StoereVrouwen沙发设计竞赛“最受欢迎奖”的作品:这是一个中式情调的沙发组合,契合人体有机原理的结构内部填充的是一粒粒带壳的清凉绿豆。
初出茅庐的“中国专家”
王达的公司DAMOTION成立于2010年,在建筑空间设计的“主业”之外,兼顾室内(展览)、艺术和食物设计,十分注重互动体验和数字化的媒介运用。在创业之前,她先后在两家公司担当鹿特丹欧华城住宅项目“中国专家”的角色。
“我是团队中唯一的中国人。欧华城未来的业主大部分将来自中国,公司因此很尊重我的意见。比如说一个设计方案中的颜色和图案,外国人很难理解中国人的心理,我需要从中国体验的角度出发,给出修改意见并做出解释,大家会很在意。”王达笑道,“那时我刚工作没几年,他们就叫我China expert,后来他们也都这么认为了。”
两年之后,欧华城一期项目设计接近尾声,王达觉得在原公司继续工作的挑战不大,但因为这一良好的起点,在中荷两国业内都积累了些许人脉,她决定留在荷兰创业。“也会有种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吧,当时就觉得可以(开始)了。”王达说,设计专业的学生上学时都会有以后自己开公司的愿望,但如果一步步在公司里工作下来的话,可能五年之后就不太会有“单干”的冲动了。“我觉得我创业‘创’得有点早。”她的言谈无不诙谐,“真正‘创’出来之后觉得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现在我大的项目会和中小型的公司合作,(因为他们)各方面的设计师都会有;然后我公司下面也有很多自由职业者。这种灵活的工作模式下,我的压力相对要小一些。”
\
创业生涯有声有色
DAMOTION创立三年多以来项目不断,王达作为年轻华人设计师中的佼佼者,已收获多个设计奖项。在荷兰国内,尤其是鹿特丹名气渐响。去年,她担任设计统筹的研究项目《Making Zuidas》在鹿特丹国际建筑双年展上倍受瞩目。该项目受荷兰环境建设部的委托,寄望借双年展的有利时机,重新审视阿姆斯特丹著名CBD商务区Zuidas运营迄今的成效,并提出可行的改进建议。王达带领伦敦建筑学院(AA),美国耶鲁大学和鹿特丹贝尔拉格(Berlage)学院三所学校的建筑系学生展开前期实地研究工作坊,逐步揭示Zuidas商务区内的繁忙业务往来与阿姆斯特丹的城市生机缺乏融合的现状,和由此而产生的未来发展局限;最终通过多媒体形式,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将研究结果直观而准确地呈现于国际双年展的平台之上。
受到儿时街边糖稀铺的启发,王达还大胆采用糖作为媒介对该项目进行二次创作,所成型的ZuidaSuiker获得2012年度Mosa“最受欢迎奖”。她兴致大发,去年还另造了一座‘糖城’,和鹿特丹华人艺术创意团体Studio Zi合作,在荷兰建筑学院(NAi)举办的一次中国主题交流会上作了展示。她在现场侍机调侃有意“染指”中国市场的荷兰同行,问他们是否“真的准备好了”,提醒大家拿到中国的项目并不容易。“中国创意业界规则不完善的状态和荷兰这边儿的秩序有时难以调和。现实状况(和想象中)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她说。
“水涨船高”的设计环境
谈及设计的接受度和欣赏水平,王达表示,国外(荷兰)的设计大环境相比国内“好太多了”。“创意空间大,自由度高,而更多的助力在于‘市场’。我们(设计师)如果是船的话,那水就是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所谓水涨船高,周边认可度和审美能力高了,你的设计自然也能高上去。”另她深有体会的是,在国外作为设计师“看到的、听到的、摸得到的”设计相比国内多很多。她感叹在中国国内,有时极简或先锋的设计方案无论如何通不过,“客户无法欣赏,想象不出来它(设计)的质量和力道。”
王达的办公室在位于鹿特丹市中心的设计联盟(The Rotterdam Collective)。这里汇集各类设计人士,每人分租一张工作台,在同一屋檐下行走着各种天马行空的创意点子。作为设计联盟新一届的董事会成员之一,王达对荷兰人的民主思维有了切身的体验。“每个成员都有发言权,人人都非常聪明、独立、有野心。民主是由始至终的,但我们的内部规范设得很严格。”她向记者介绍道,“内容的制定很通情达理,但执行是不讲人情的。如果一切只讲人情,那么原则很容易被打破。这可能在中国会很常见,但一次(破例)之后就永远回不来了,大家共事也会进入一个两难的境地。在国内对民主的体验远没有这么深。”
建筑“达人”王达不久前为鹿特丹第二届国际时装沙龙(Saloné della Moda)再次做了场地设计;目前还在今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荷兰策展人Ole Bouman的团队中担当“军师”的角色;她还将和两位分别来自中国和荷兰的伙伴打造一个全新的家居品牌,从设计到生产销售全方位进行。“主要是针对中国和我们同龄的海归人士。他们在家居选择上总有些‘高不成低不就’。喜欢的可能太高价,买得起的又显低端,总是差点什么。我们就想在品位和价格之间寻求一下平衡。”她介绍说,目前三人正在讨论品牌的名字,“文化背景不同,意见很不一样。有时候协调挺难,但这也正是有趣之处。”